現已改名放肆原名NN,歡迎聊聊天交流
灣家人,喜歡在凌晨更文的ALL葉ALL黨。
此人無節操求雷者自避拉黑,近期文筆有些悲劇,接受一切建議和批評

【全職/喻葉喻】力量快遞

  

  #喻葉向,但是感覺葉不修內心攻了些。

  #文州形象崩壞。

  #OOC注意

  #葉修嘲諷沒點滿

  #清水無肉,有點砂糖




  

  

  以上,確定OK請往下拉。





  結束戰隊的練習後,喻文州看著自己的手,不曾想過一次要是自己能跟的上其他人的手速該有多好,他並非毫無用處,相反的他是戰隊戰術核心,雖然將當初教導他們的魏琛給取代了,無可否認,他的手速這方面還是個大硬傷。

  他想了想,打開QQ後發了條訊息給葉修──


  「前輩,能告訴我你們平常都如何保養手部或者訓練手速嗎?」

  

  這個問題有點愚蠢,自家戰隊也有一套訓練方案,但對喻文州的效果總是非常不明顯,如同頭髮,在成長時沒人懂到底又成長了多少,但時間久了,成長了多少是顯而易見的。

  到目前為止依舊照著行程練習的喻文州沒有看見自己的成長,自己在比賽中永遠是隊裡最大的致命點。


  葉修看到了喻文州發來的訊息,想了一下後給出答案。

  「日積月累,若是你想的話哥可以把地鼠機借給你。」這方面問題對於大多數職業選手或許沒有什麼困擾,在一次又一次的操作中越發熟練,最終形成了絕對手速,再依自己需求把絕對手速變為操作手速。


  他清楚喻文州一直受這問題苦惱,但一時半刻也想不到法子幫喻文州,只好揶揄幾句帶過。

  收到訊息後的喻文州沒多說什麼,只回覆禮貌性的謝謝前輩後便把QQ設為離線狀態。


*****



  自那天後,葉修時不時會想一下這個問題,某天上街買菸和早餐,瞥見一間體育用品店正擺飾著護腕,那天喻文州的確有問過他如何保養手部,但自己只回答了訓練手速方面的問題,說是回答還好聽了點,簡直像是在欺負人家,故意戳著人家的痛處。


  鬼使神差之下葉修走了進去,挑了個藍色的護腕後買下。

  回到興欣後,葉修問了時不時網購一些小玩意兒的蘇沐橙如何寄東西,從小到大葉修除了固定給聯盟打錢(總是不出席賽後記者會的懲罰)外,基本上不會有機會把東西交給別人。


  在蘇沐橙的解說下他把護腕裝進了小盒子裡抓起網吧裡的膠帶隨意黏牢後,把資訊交給了蘇沐橙,便沒再過問那東西的下落了。

  要他一個不會搞這些東西的人花時間研究如何寄東西去藍雨?這種事情還是交給閱包裹無數的蘇沐橙吧。


  

*****

  

  約莫葉修把包裹交給蘇沐橙的幾天後,喻文州從戰隊的人員手中接過一個包裹,屬名是給他,寄件人姓名則是蘇沐橙。


  蘇沐橙?不是興欣那位槍砲師嗎?今天怎麼還特地寄了個包裹來了呢……


  喻文州疑惑著的找來了刀片,把包裹上的膠帶劃開,小箱子打開後,裡頭躺著一個用膠帶纏著,賣向十分差的盒子。


  用刀片再次把膠帶劃開,裡頭放著藍色的一對護腕和一台地鼠機,旁邊附上了一張小字條──


  「你要的答案,全部都在這裡了。沒事就戴著護腕或者拿這地鼠機起來玩玩吧。」──葉修


  喻文州笑了一下,上次不過隨意的問了葉修這問題,沒想到人家還特地寄了包裹來。


  將護腕戴起,喻文州有些懂了這兩個問題的答案,或許是要有個目標,才能使自己成長吧,他下意識的向自己的目標尋求答案,卻沒發現自己到底在追尋什麼。


  他想和葉修並駕齊驅,甚至超過葉修,有了目標後他拿了自己和葉修相互比較,卻只得出了令自己悲觀的答案。


  現在不會再有這種情況了,追求更加的成長和進步是他的路程,而他現在要往他的目標邁進,把地鼠機收進了那外觀慘不忍睹的盒子,喻文州走回練習室,點開了訓練程式後又開始作訓練。


  不只是為了成績還有和別人比較,只是追尋著目標。喻文州興致勃勃的進行著每個訓練,承認缺點是一回事,而想辦法突破就看自己了,自己當初還為了這點小事而傷神許久,甚至去和葉修問了些可笑的問題,他為了自己的行為笑了笑。


  結束了一個階段的訓練後,再次的點開了QQ傳送了訊息──


  「前輩,謝謝你,東西我收到了^^」


  

  一如往常的藍雨,少了點迷惘。




  ★☆★☆

  又生出了有病的小短文,在我心中文州是很攻的啊!只不過有些東西不曾擁有過就會令人自卑,雖然文州戰術方面很強大,但總歸還是有個手速硬傷,輕鬆文裡或許可以調侃,但本人心中絕對會有點疙瘩。

  在文裡讓文州知道自己的努力是為了什麼也無須太做比較,我還是很喜歡那個凡事都有一套見解的文州的!也很喜歡有著自己一套應對方法的葉不修。

  對於這種互相治癒的兩人我大概還有很多梗可以寫,偶爾就撸幾發上來吧。

评论
热度(4)

© 放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