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已改名放肆原名NN,歡迎聊聊天交流
灣家人,喜歡在凌晨更文的ALL葉ALL黨。
此人無節操求雷者自避拉黑,近期文筆有些悲劇,接受一切建議和批評

【全職/喻葉】良性競爭 (終)

  #喻葉向(ALL葉篇分支後續)

  #可單獨看也可配合前篇>>  良性競爭(序)  <<請點

  #OOC注意

  #對於大家的反應描寫苦手,虐配角注意。

  #灑砂糖

 

 

 

 

 

 

 

 

 

 

  當葉修走向眾人時,一群吃著早餐的人正在談天,顯然差不多已經吃飽了。

  

  聊天的話題無關榮耀,不過當葉修找到空位坐下時眾人沉默了一會兒,他沒聽清楚剛才大家到底談什麼談的如此熱烈。

  「怎麼不講話了你們?」葉修一一回看這些捧著碗卻不吃飯而是直勾勾的盯著他看的人,最後放棄大眼瞪小眼,自己拿了原本就擺在空位前的碗打算去裝稀飯。

 

  剛要起身,碗便被喻文州接走,一下子又遞了回來,上頭還擺了不少配菜。

  「想不到文洲動作還挺快的啊,但這麼多菜是要鹹死哥呢。」葉修用筷子撥弄著稀飯,最後把碗裡的菜夾了一大半放回喻文州的碗裡。

 

  喻文洲認命的又去裝了些稀飯,和著配菜又吃了碗。

  除了葉修和喻文州外沒有人忙著吃飯,卻也沒有人開口像方才一樣聊天。

 

  最後這幾人並沒有在山上久留,下山之後又草草回到自己的戰隊裡,時間就是金錢,何況是大把大把鈔票砸來的職業選手,各戰隊的老闆並不希望他們荒廢了自己的工作太久。

 

  只有陳果挺不滿葉修怎麼沒多去幾天,於是運用了老闆的身分硬是叫葉修出去放鬆身心,哭笑不得的葉修只好提著行李去了藍雨。

 



  被人通知葉修正在樓下的喻文州有些驚喜,腳步卻依舊不快,他在讓自己冷靜下來,走向電梯時,一個人影也閃進電梯裡來了──是黃少天。

 

  「隊長隊長隊長你知道嗎剛才有人告訴我葉修在樓下這次我非得和他PKPKPKPKPKPKPK才行我們從山上回來之後根本都沒有連絡這次終於可以和他好好切磋了電梯門怎麼關這麼慢啊我要快點下去下去下去」黃少天興奮的語氣就像和朋友一起去看了場電影後一樣,喻文州笑了笑沒有多做回覆。

 

  當他們看見熟悉的人影時,那人正好捻熄了一根菸,然後走向他們。

 

  來者表明了自己過來的原因,說是被趕出戰隊了,可誰都知道這一定又是陳果不忍看葉修每天不健康的作息而讓他出來放鬆下。

 

  喻文州沒說什麼,只是在黃少天的抗議下最後把葉修帶回了自己的寢室。藍雨雖然不是沒錢也不是吝嗇,但戰隊寢室給的數量不多也不少,正好能讓主力成員都住著的數量。

  當然葉修自己也沒多說什麼,他只是不知道要去哪裡或者要做什麼,依他的財力其實到高級飯店住上幾星期都不是什麼問題,只是想必他到了飯店就會開始繼續通宵打榮耀,和待在網吧其實沒什麼不同,還會因為沒有人看著而玩的更過火。

 

  看著暫時的室友,喻文州叮囑了葉修幾句後便讓葉修去洗漱,自己坐在床舖上發呆想著合宿時的事情,他和其他人一樣不曉得葉修的心思,葉修看起來還是一如往常的從容,就像用行動嘲笑著他們幾個的著急。

 

  葉修出來後剛想問喻文州要睡哪,就看到喻文州有些著急的走進浴室關上門。

 

  有必要這麼緊張嗎,哥又不會吃人。葉修心裡碎碎念了幾句。

 

  喻文州出來後表示床只有一張,所以只有兩個選擇:一是他和葉修一起睡,二是他去睡沙發。

  最後兩人面面相覷,想了很久後喻文州直接表示很晚了,將就點今天兩個人先擠一擠吧。

 

  

  喻文州本來就略比葉修高了些,雖然床不小但是枕頭只有一個,因為這樣葉修和喻文州不得不靠在一起才能把頭枕在枕頭上。

  

  半夜,喻文州無法入眠。他景仰的人正躺在他的床上、他的面前,雖然這行為十分幼稚,但他還是像個等待出遊的孩子一樣興奮得睡不著──儘管他並沒有表現出來。

  

  「前輩……」喻文州低聲的喊了句。

  「文州你有事?」剛才閉著眼睛的葉修現在正看著喻文州,在黑暗中彷彿還能感覺葉修明亮的眼和臨危不亂的笑容「想告白也不是現在吧文州大大。」

 

  說到了告白,葉修上次沒有給任何人答覆。趁著這機會,喻文州鼓起勇氣向葉修問了這問題,葉修倒是沒有正面給出回答。

 

  「哥現在睡在這裡你覺得我答應誰了?」一連幾個問句,讓喻文州狂喜,他伸手把葉修往自己身邊拉了一點然後抱住,葉修抗議本來快要睡著卻被喻文州的動作吵醒,正想說個幾句讓喻文州不要再吵他了卻被喻文州吻住。

 

  葉修極其無奈,等到被喻文州放開時他推了推喻文州告訴他早點睡,雖然喻文州還抱著他的手沒有收回去,半夜已經折騰累的兩人還是各自進了夢鄉。

 

  ★☆

 

  在兩個人開始交往後,不像熱戀中的戀人反而像老朋友,一如往常的垃圾話狂噴,只是黃少天有很長一段時間不曾和葉修說過話,連QQ都沒有敲過葉修,作為這兩人常常接觸並且同樣喜歡葉修的人,黃少天的心情免不了的被影響。

 

  最後他放下了,誠心祝福葉修和喻文州。還叮囑了葉修幾句不要欺負他們家隊長,最後被葉修一句「你看看你家隊長心這麼髒怎麼不先擔心我呢。」和喻文州看著葉修陰陰的微笑給逗樂了。

 

 

  

  ★☆

 

 

  等到喻文州退役後,他謝絕了戰隊希望他留下來的挽留,拉著葉修到荷蘭玩去了。

 

  葉修一宅男根本不懂的早起起來逛逛美麗的花田或者到森林走走吸收芬多精之類的閒情雅致,只是和喻文州一起散步讓他覺得挺心安的。

 

  某天在當地的一間民宿起來用過早點後,他們出門散步,最後走著走著到了一間純白的小教堂,葉修對這教堂不怎麼有興趣卻被喻文州給拉進了教堂裡面。

  在一大片的彩繪玻璃前面,葉修看著喻文州和旁邊的神父,只見喻文州在他面前拿出了一枚戒指塞到他手中,又拿出一枚套到他手上。

  

  想也知道這人要幹嘛了。葉修也把剛才硬被塞到手中的戒指套到喻文州的手指上。

  一旁的神父說著他聽不懂的語言,語畢時,喻文州點了點頭然後看向了他,他也點了點頭──喻文州就這樣直接在神父面前吻了他。

 

  被喻文州放開了之後,喻文州湊到了葉修的耳邊講了句

 

 

 

 

  「葉修,你是我的了。」

 

 

 



  葉修給他的回覆就幾個字:「就算退役了你的心還是很髒啊文州。」

 

 

 

 

  ★☆★☆

  

  很抱歉最近都沒有什麼更文,一連兩天的墊高鞋和頂著大太陽出角讓我都瘦了兩斤OTZ 沒力氣撸文啊

  給文州部分沒有什麼虐,只是虐到了少天,不過老話一句不代表其他人就不會傷心只是我沒有寫出來罷了。畢竟近水樓台先被虐嘛(不要亂改諺語

  最近除了撸文外都是在打LL,萌的事物太多感覺一天二十四小時都不夠了。

  還剩下幾篇後續,會盡快補上的。然後心髒髒的文州真是好吃,改天一定要撸篇文讓文州好好發揮他的心髒(咦


评论(3)
热度(20)

© 放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