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已改名放肆原名NN,歡迎聊聊天交流
灣家人,喜歡在凌晨更文的ALL葉ALL黨。
此人無節操求雷者自避拉黑,近期文筆有些悲劇,接受一切建議和批評

【全職/周葉】依賴恐懼症

  #周葉向

  #現代架空設定

  #OOC注意

  #有虐

  #兩人年齡此處設定為相同,關係為朋友>>戀人

 

  

  

  以上,確定OK請往下拉。

 

 

 

 

 

 

 

 

  如果要養成一個習慣需要二十一天的時間,一開始是十分不自然的、需要時常自我提醒;接下來行為會漸漸的感覺自然,但還是需要由自己下意識的執行;最後行為已經成為了無意識的習慣,違反了便覺得不自然、即使不用提醒也會自動完成。

 

 

  葉修在昨日被自己的好友告白了。滿臉紅暈的周澤楷小小聲的向葉修訴說自己的心意,看著周澤楷怯懦的表情,葉修不忍心拒絕對方誠懇委婉的心意,他點點頭算是答應了周澤楷,心中想著等日子一久這孩子是會理解而提出分手,現下直接的拒絕對周澤楷的傷害一定不小。

 

  見到葉修對著自己點頭的周澤楷快樂的都快飄了起來,把葉修摟進懷裡笑得燦爛的周澤楷並不明白葉修的心思,只是打從心底的開心。

  周澤楷用斷斷續續的句子表示希望葉修可以搬到他的房子和他住在一起,臉還靠在周澤楷胸前的葉修愣了下沒想到事情居然會往這方面發展,一但同居之後就麻煩了。人相處久會有感情,對事物同樣的會習慣。

 

  等到分手時,如果自己已經習慣這樣的生活,那會多難受?

 

  葉修小小的推了下周澤楷,讓兩人再次對視,但是一看見周澤楷那幸福的微笑,葉修又敗下陣點頭妥協了。

 

  過了幾天,葉修為數不多的行李及家用品被周澤楷搬進自己家裡,葉修承認周澤楷家是挺寬敞舒適的,如果撇除掉隨處可見的情侶對杯、愛心靠枕、還有一切都成雙成對的家用品,葉修覺得他會待的比較心安點。

 

  葉修正在觀察周遭環境時,冷不防的被周澤楷從後方給抱住,想了一下正確來說該有什麼反應後葉修嘗試轉過身子回抱了周澤楷一下,正想放開時卻被摟緊,動彈不得的葉修小聲嘆了口氣後任由周澤楷抱著蹭他直到被放開。

  他無法理解為什麼一個擁抱就足夠令人如此的快樂,小時候他經常看著弟弟向媽媽討抱抱,被抱在懷裡的葉秋笑的也很燦爛,但同樣的被抱在懷裡的葉修只覺得被抱著時熱的不得了。

  

  自從葉修答應了周澤楷的追求後,周澤楷時時刻刻都感覺很開心,臉上勾著的微笑即使是睡著後也不會謝幕。葉修由衷的因好友開心而跟著開心,但不明白對方的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

 

  漸漸的,在周澤楷笑著摟上自己的時候、偷親自己的臉時,葉修會給予周澤楷回應,不再像以前一樣被動和不懂得表達自己想法,或許是習慣了。

  周澤楷向葉修問了『你是真的愛我嗎』的幾個這類問題,並不是懷疑對方,只是在得到肯定的答案會讓他更加心安、有歸屬感。

  葉修回:「當然。」

 

  回答的同時心中是有多少把利刃懸在空中,葉修深怕不小心就露出破綻,最後自他口中吐出的言語模稜兩可,有幾分真假葉修本身恐怕也不清楚。

  到底如何算是愛?在看不懂題目的情況下是要讓他如何作答呢?

 

 

  現代飲食多元,多數人因為環境影響大多傾向吃外食,但周澤楷不放心葉修的身體,堅持每天要和葉修一起逛超市買食材後親自料理,雖然捨不得葉修一雙保養得宜的手冒著可能被劃傷的風險,周澤楷總是只讓葉修洗洗菜和水果、偶爾刨下蘿蔔絲,最多也只讓葉修拿著削皮刀給水果削皮,切水果切菜切肉根本輪不到葉修動手。

  

  葉修覺得自己簡直快要被寵壞,但廚房生手總不會連吃飯都不會,每當周澤楷的筷子夾著菜要往他嘴裡塞時,葉修感覺十分彆扭。

  就是小時候喝奶,葉修都能自己捧著奶瓶;長大了,反倒是周澤楷親自伺候葉修吃飯。是個男人就不能忍,話到了嘴邊卻被周澤楷認真的神情給硬推了回去,這回葉修又不戰而敗。

 

  時間長了,周澤楷的筷子夾著菜向葉修時葉修會自己乖乖吃掉、面對周澤楷頻繁的撒嬌葉修會讓他為所欲為,葉修發現他始終拒絕不了周澤楷的所有要求。

 

  即使如此他還是覺得自己不斷的從周澤楷身上獲得了很多東西,無時無刻的關照和無微不至的溫柔,明明是自己一再的對對方的任性妥協,為何他卻不覺得煩躁?

  葉修覺得自己讓周澤楷予取予求,周澤楷要的一切,只要是他要求的葉修都點頭了,感覺卻不是越來越空虛;而是越來越覺得充實。

  心頭本該被挖空的部分卻被填充了奇妙的溫熱。

 

  本來對吃飯時間毫不在乎的葉修開始會期待和周澤楷一起出門買菜,即使周澤楷什麼都不准他做葉修也想待在廚房看周澤楷燒菜做飯。

  葉修對此的解釋是因為作息固定了,他習慣這個時間出門和吃飯。

 

  周澤楷察覺到了最近葉修似乎並不排斥自己的存在,和葉修整天膩在一起成了更理所當然的行為。

 

  但是葉修怕了,在最初答應了周澤楷的追求時他就已經想過,萬一有天分開了,已經被這樣子寵習慣的他生活該怎麼過呢……

  不知不覺的他習慣了很多很多本來不存在的事物,要養成一個習慣需要的時間不久,要改掉一個習慣需要的時間他無從得知。

 

  因為葉修從來沒有試圖改變過自己的生活,一直以來便是那樣子過。

  

  不,或許曾經有過。在十五歲那年葉修下意識的離開家裡,但原因是什麼他早已經記不得了,不想回家這個想法卻一直跟著他到了現在。

 

  葉修沉下臉色,他想也是時候該脫離太過安逸舒適的生活了,總是這樣子依賴人家也不好。心中有個聲音卻和他碰撞上了,那個聲音說:『留下吧。』、『安於現況不好嗎?』

  沒有任何言語思想可以反駁這道聲音,但那股莫名想要逃離的感覺仍然揮之不去,在腦海深處操控著葉修的淺意識。

 

  該怎麼辦?

   

  思考了這個問題許久的葉修最近十分的焦慮,周澤楷察覺到了;葉修自己也曉得。該如何幫助愛人恢復快樂這問題在周澤楷腦中開始盤旋,最後連周澤楷自己也陷入了焦慮。

 

  在國外的免稅商店買來的菸、名牌手錶,甚至是葉修曾經表示過喜歡那個味道的男性香水──周澤楷開始用禮物想辦法討葉修歡心。

  但被如此對待的葉修,每當又拿到了一樣新的禮物時,看著精美的包裝盒,心中的罪惡感就越發的猛烈。

 

  


  直到最後心中積蓄已久的情緒終於爆發了出來,葉修提出了分手。

  周澤楷不解為何一切原本照著軌道運行的生活突然變了調,一直都相處得挺好的葉修為何向他提了分手?是自己對他不夠好嗎?

  

  不夠體貼?和自己相處的時候感覺不到快樂?對於感情厭倦了?有什麼是不足夠的嗎?

  

  很多自責的想法在周澤楷腦中打轉,他只想知道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只要是讓葉修感到不高興的,他都願意去改。

  如果說葉修要他摘下天上的星星甚至撈河中的月亮,他也願意去做。所以呢?葉修到底需要什麼?要給葉修什麼他才會開心?

 

  「我……」一向少話的周澤楷想說點話向葉修問清楚,話卻被堵在了喉嚨無法說出,直到一個深呼吸後周澤楷說:「我可以改──」

 

  「我做錯了、什麼?」語帶哽噎的講完這句話後,眼淚止不住的落下了,他想抱著葉修像當初那樣撒嬌,淚水替周澤楷無聲的控訴。

  「我……只是覺得你不該對我這麼好。」葉修看著周澤楷掉淚,自己心中的罪惡感瞬間蔓延了他的全身上下,彷彿所有的細胞都在指責他為何要這樣子傷人。

 

  「我明明不值得!」解釋的聲音漸漸轉小「如果我習慣了你,萬一有天你提了分手……那我該怎麼辦?」

  

  「不。」剛才還不敢動作的周澤楷突然向前把葉修抱進了懷裡,兩人都在顫抖著,鼻頭都隨之泛紅了。

 

  「不會提。」

 

  語氣堅定的就像當初倔強的葉修撇下的狂言,他向著家人自信的笑著同樣的說了那句『不會的。』全盤的否認了所有家人擔心的言語。

 

  一句話宛如強心針般,震盪了葉修本就紊亂的心跳。眼前的人真的能讓他這樣一直依賴下去,這樣的念頭開始在葉修的意識裡行動,逐漸把躁動的情緒給緩和了下來。

  

  「我相信你。」最終葉修選擇了拋下那在腦海裡一直慫恿他做出錯誤選擇的意識;把握住他現在其實就已經擁有的幸福。

  出於是自己先選擇不相信周澤楷,葉修低聲的和周澤楷道了歉,後者搖搖頭表示沒關係,只要葉修還在身旁,周澤楷不介意其他的事情。

 

  還被抱著的葉修看不見周澤楷搖頭,沒聽見對方對他道歉的答覆,葉修正抬頭要看周澤楷是不是正在生氣的時候剛好嘴唇正好碰上了周澤楷的唇,從來沒被吻過的葉修一下子臉上就泛起了紅暈,周澤楷卻沒有放過他的意思。

  葉修的後腦勺被周澤楷一手扣著固定,唇舌得寸進尺的溜進了葉修的嘴裡掃蕩,幾乎將氧氣消耗殆盡,於是短暫的分離讓彼此喘口氣後又是一番『唇槍舌戰』。

 

  就像過了幾億光年輪迴了宇宙一周那般,在兩個人終於能回歸到像平常那樣正常的相處時,已經快到平常他們的吃飯時間了。

 

  這下要去買食材回來煮好大概都快到睡覺時間了,不得已的情況下小倆口只得出門上館子吃飯,一路上葉修抓著周澤楷的手抓的非常緊,掌心傳過來的溫度讓葉修的心情非常平靜。

 

  一路走到了餐館後,周澤楷還是不放心讓葉修吃外頭的食物,點個菜都對著菜單研究了頗久,直到葉修看不下去後隨便叫了幾樣菜打發掉了站在他們桌旁已經等到臉色不耐的服務生。

 

  「偶爾也來外面吃飯吧?每天這樣煮菜你也會累的。」

  有了這席話,周澤楷忽然覺得其實吃外頭的餐點也沒什麼不好的,因為也算是葉修的一番心意,不想讓他每天這樣進出廚房忙碌。

 

  等到菜送上來後,葉修夾了菜學著周澤楷平常的樣子要餵對方吃,卻看到笑的美滋滋的周澤楷正在發呆,只好默默的把筷子再收回來。

 

  其實周澤楷發呆的時候還挺可愛的。

  低著頭吃飯的葉修不敢讓周澤楷看到自己不自覺就揚起的嘴角,害得周澤楷發完美夢後看著對面低頭吃著飯的葉修又以為對方不開心了而開始著急了起來。

 

  習慣真是種可怕的東西,抬頭起來時周澤楷的筷子依舊夾著菜遞了過來,自然的張口將菜咬下的葉修這才想起來今天是在外頭吃飯。

 

  以後還是在家裡吃好了,葉修默默的在心裡提醒自己待會告訴周澤楷,一邊臉紅的又低下了頭。

 

 

 

  ★☆★☆

  有發現文裡偷偷放了同音不同字的興欣和輪迴嗎?

  撸這篇文撸了頗久的,中間還抓到了一隻小蜘蛛於是很開心的裝進罐子裡養,美滋滋的看著小蜘蛛結果又這樣過了一天。

  一天拖過一天不過幸好最後還是撸完了,想看令人心碎的溫柔,還有怕依賴人家的心情,老實說這篇文是老梗中的老梗,不過薑還是老的辣,其實我挺吃這種劇情的。

  接下來要去小度假過完這最後的暑假,就要開始準備考試了,雖然沒意外會一路混但總得做做樣子,撸文時間會變少我盡量增加字數補篇數上的差。


评论
热度(19)

© 放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