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已改名放肆原名NN,歡迎聊聊天交流
灣家人,喜歡在凌晨更文的ALL葉ALL黨。
此人無節操求雷者自避拉黑,近期文筆有些悲劇,接受一切建議和批評

【全職/傘修】念

  

  #傘修向(兄妹互動有) 

  #虐,大虐。 

  #OOC嚴重注意 

  #這是篇看了會心情不好的文


  。

  以上,可以接受請再往下拉。

  。

  。

  。

  。

  。

  。



  他比誰都更懂生命的珍貴,因為已經失去了。

  很多時候他在這片荒涼的土地上待的挺無聊,一年也就這麼一兩次會有人來看他,他選擇到處悠晃。


  在他隔壁的叔叔和他說,只要無牽無掛就會消失,果真後來這裏他所能見的叔叔阿姨有時候認真一找便會發現再也找不到蹤跡,這是好事嗎?絕大多數的回答都是一陣沉默。


  在這世界上他就只有唯二的親人,一是蘇沐橙、二是葉修,有了這麼個異姓的好兄弟、好情人,他覺得其實是幸福的──起碼這十年來這兩人從來沒有缺席過他的忌日和清明。


  聽說很多在此的遊魂消失,便是因為親朋好友不再來祭拜他們,傷心後逐漸放下了這一切,從此離開了這他們第二個可以待的地方。

  真相無從得知,或許這些消失的人只是到別的地方傷心去了。


  看著他墳前被放上的卡片,他有些難過,因為他碰不到所有他們送上的鮮花和禮物,想把信封拆開讀裡頭的內容都做不到,當然把這些東西扔進火焰後,他還是收不到,因為他們所能觸及的世界全都是已經失去生命的存在,本就無生命的東西,即使將之摧毀依然無法到達他所在的地方。


  日復一日的待在這地方,他還是無法從這裡離開,究竟還牽掛著什麼呢?他重視的人都過的很好,已經沒有什麼是需要他擔心的了,他所留下的一切,如他希望的那樣發光發熱。甚至連當年放棄的散人也被重新帶回了榮耀。

  他為妹妹和葉修兩人的成功感到開心,即使這背後也帶著無法參與的不甘心。
  在這個世界裡,他還是能夠哭泣的,只是不再有眼淚,一切病痛在這裡都會消失、他們會回復到以往的最佳狀態。


  在那場車禍後他在手術房堅持了很久,手術結束後他曾經醒來過,看到他睜開眼睛的醫生立刻通知了蘇沐橙和葉修,用盡了最後的力氣,他在兩人面前努力的彎起嘴角。
  然後他再也沒有支撐眼皮的力氣,被注射麻藥的身體讓他一點知覺都沒有,他想跟他最重要的人說他愛他們,但最後他的生命還是不夠燃燒這龐大的感情。


    他曾試著在葉修和沐橙的耳邊說他愛他們、想要伸手擁抱他們,卻在他們沒有停止的言語和自己穿透過去的身體中放棄,他無法參與的事情太多太多。


  最後他不再哭泣,選擇開心點過日子。


  白晝和黑夜對他來說沒有差別,因為不會疲累的這個身體讓他無時無刻醒著,能夠閉上眼卻無法入睡,同樣的二十四小時卻因為完整的體會而更顯的漫長。



  還記得某次的清明,蘇沐橙在他墳頭這麼說:「哥哥,我現在還是很怕鬼,你就不能來嚇我一次嗎?」


  他在妹妹身旁轉呀轉的,做了些鬼臉。


  能夠看到的隔壁叔叔伯伯阿姨們都在笑,但蘇沐橙的臉色卻依舊的差。他急了,想要安慰妹妹卻無從做起,最後他看到葉修伸手拍了下蘇沐橙的肩膀,一句「沐橙我替你看著呢。」讓在兩人面前緊張的他安份了下來。


  他還擔心些什麼呢?


  突然一陣異樣的感覺湧上他的身軀,蘇沐秋訝異的低頭看著自己越發實體的身子,原本有些透明的四肢都開始真實了起來。


  就好像……  

  就好像他還活著一樣。


  抬頭再看蘇沐橙和葉修,卻發現他們的眼神中都帶著詫異。不一會兒他就被抱個滿懷,熱切的體溫傳到他的身上,有多久他不曾感受過任何的冷暖溫度呢?


  這下他又感受了一次,因為控制不住的眼淚從他眼框裡滑落時是溫熱的。
  摟著他這一生中最重要的兩個人,蘇沐秋終於開口說出那當初來不及告知的話。
  滴著眼淚,顫抖的聲音是冷靜了十年後終於爆發出來的情緒在跳動著,他說:「我好愛你們,真的很愛……我多自責無法參與你們的人生,我、我甚至連給你們回應都做不到!」   

  「我很想看你們給我的信,但是我根本無法打開信封!因為我們不存在在同一個地方……甚至連看不見的風都能讓你們感到寒冷,我算什麼……算什麼……」
  
  蘇沐橙已經沒辦法忍住眼淚,肩膀一抽一抽的也在哭著,只剩下葉修還沉默著。


  突然的踉蹌讓蘇沐橙跌坐在地,方才自己抱著的哥哥肩膀部份開始變的透明,還依稀看的見卻碰不到,其他部位也開始慢慢的淡去,一直沉默著的葉修見狀也不知道該怎麼做,只是快速的吻上蘇沐秋,冰涼的感覺讓他知道這不是場夢,直到蘇沐秋完全的消失在他們眼前時,一直都沒有做任何表態的葉修臉上也滑下了兩行淚。


  如果他看到他在哭肯定會笑話他的吧。


  葉修蹲下身扶起了還在啜泣的蘇沐橙,自己卻也沒好到哪裡去。


  這樣的一個結果是好的嗎?蘇沐秋沉默,因為已經離開了這個地方的他不再牽掛著,在他走前,他想他已經做完了這輩子他最後悔沒有做的事情。
  
    

  ★☆★☆

  請相信我和傘哥絕對沒有仇。新年後隔天就產虐是些什麼道理呢,其實我也不清楚。

  只是這樣子也給我心目中的傘修畫下了一個休止符,雖然妄想很嚴重而且我認真的說我沒有任何親人去世的經驗,但我想如果傘哥還存在只是不被察覺存在的話應該會這樣子難過吧……

  歡迎各種批評建議和挑錯字。

评论
热度(9)
  1. 知念_你脑子里进萝北了吗放肆。 转载了此文字

© 放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