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已改名放肆原名NN,歡迎聊聊天交流
灣家人,喜歡在凌晨更文的ALL葉ALL黨。
此人無節操求雷者自避拉黑,近期文筆有些悲劇,接受一切建議和批評

【全職/葉藍】作死的驚喜

   #葉藍向
   #藍河及葉修形象崩壞注意
   #OOC注意
   #葉修欠扁但要打請打作者
   #同居設定,公會依然不同。





  以上,確定OK請往下拉。












  

  藍河焦急的等在急診室,在半小時前他接到一通電話,說是葉修受到一間賣小餐館突然瓦斯氣爆波及,現在人被送到了最近的醫院。

  本來藍河是不相信的,直到電話那頭的人告訴他葉修送醫前手中握著寫了他名字的卡片時他才相信,連忙趕到就在離他和葉修住的地方不遠的小醫院。


  他已經又等了半小時,一名穿著白袍看似醫生的人向他走了過來。

  「請問是許博遠先生嗎?葉修先生的同居人?」醫生一來就開口向藍河比對身份,但是知道的也未免太詳細了些……

  「我就是,請問葉修情況還好嗎?」
  「葉修先生並無大礙,但剛才他似乎已經自己辦理了出院手續後回去了。」

  藍河聽了簡直想殺人了,已經受傷了還自己亂跑,這不是作死嗎!


  他氣沖沖的趕回家,一路上不斷叨唸著葉修怎麼如此笨,受傷還這麼急著趕回去幹什麼,如果回去被他看到了一定非得好好罵罵他不可諸如此類的。


  回到家後燈還是暗的,難道葉修沒回來?藍河心中又默默地記上了幾筆。

  打開電燈後藍河發現客廳景象好像和他出門時不太一樣,有幾處擺放著他和葉修合照的地方此時空空如也而且感覺有被整理過。

  不會就剛好遭小偷光顧了吧?

  藍河在廚房和浴室甚至儲藏間都檢查過了,沒有遺失什麼東西,但是他和葉修一起拍的照片和禮物全都消失了。

  他抱著頭蹲下,寧願被拿走的東西是其他值錢的物品,那些東西雖然價值不高,卻是他們倆一起創造的回憶。

  要是葉修在就好了……藍河想著,每次有事情葉修總是能迎刃而解,就像沒有能難倒他的問題似的。


  他累了,今天這樣子奔波讓他有點吃不消,抬起腳步慢慢走回房間,一打開房間門又是一片黑暗。

  藍河走到電燈開關旁邊時突然感覺自己被拉了一把,然後投進了熟悉的懷抱裡。

  他打開了電燈,還來不及看清楚葉修的臉龐就被吻住,一大串原本要唸出的字句被堵塞住了,直到藍河受不了的狠掐了葉修的腰一把才被放開。

  「我佈置了這麼久,還在想你什麼時候回來。」罪魁禍首反而先抱怨了起來,印起藍河嚴重不滿 ──

  「我很擔心你……」但開口卻只說的出這句話。

  葉修知道自己做的有些過了,把藍河給摟著低聲在他耳邊賠罪。

  藍河聽著感覺有些不耐煩,目光從葉修身上移了開。

  卻發現整個房間都擺著他和葉修的合照 ──剛才他找不到以為被偷走的那些。

  葉修注意到藍河正看著房間內的擺設,將藍河又摟緊了點,輕聲問著「還喜歡嗎?」。

  最後又被掐了兩下當作是回答。

  「你不是受傷了……?」藍河想起今天讓他奔波的原因。
  葉修一聽,完了。那些是他和朋友策畫好要把藍河引出去的計畫,其實他人好的很。

  一看葉修沉下來的臉色藍河就懂了,既然葉修沒事他一顆緊張的心也安定了下來。

  「生日快樂啊小藍。」轉移重點也是戰術必要的手法,葉修運用的十分得宜,把重點轉回正軌。

  
  還來不及消化完葉修的話,藍河呆愣著「今天是我生日?」仔細想了下好像是今天沒錯。
  「你就為這事這樣讓我擔心!」藍河瞬間又炸毛了,葉修只得繼續忙著給炸毛的貓咪順毛。


  下次無論如何絕對不要聽老魏的話,葉修這次可真的嚐到苦頭了。

  自己佈置的如此精心結果藍河還是只往他身上又敲又打的,好歹也看看那蠟燭都快燒光的蛋糕吧……







  後來藍河冷靜下來後,他們一起把那蠟燭都燒沒了的小蛋糕吃了。
  藍河咬著蛋糕上的酒釀櫻桃,心裡實在搞不懂怎麼每次都能給葉修這樣糊弄過去。

  他也不想懂了,抓著葉修拿起榮耀帳號卡,他們慶祝可不是吃吃蛋糕這麼簡單。
  但一登錄就發現一堆人圍著他和葉修刷文字泡,有些還正大光明的洗起公會頻道向他說生日快樂的時候,藍河承認今天他心裡還是很高興的。

  

  尤其在指使公會裡的人圍堵葉修一定要讓他死回傳送點時。




  ★☆★☆

  葉修成功的攻了,但以後還是乖乖當受好了。藍葉也不是不好吃的。
  有些人惹不得,驚覺自己怎麼都無法脫離藍雨,那下篇要把葉修給誰呢(?
  佳樂大大或許不錯。
评论(2)
热度(14)

© 放肆。 | Powered by LOFTER